華泰保險集團董事長兼CEO王梓木:保險企業具有天然的社會企業禀賦
标簽:
公益人物  
華泰保險集團董事長兼CEO王梓木:保險企業具有天然的社會企業禀賦
提要
“保險企業的公衆性和公益性,使其具有天然的社會企業禀賦。”說到此處,王梓木的目光堅定有力、炯炯有神。他坦言,社會企業已成為他的一個内心理想。

“保險企業的公衆性和公益性,使其具有天然的社會企業禀賦。”說到此處,王梓木的目光堅定有力、炯炯有神。他坦言,社會企業已成為他的一個内心理想。

作為華泰保險集團的創始人和掌門人,王梓木是如何提出社會企業這一概念的?又為何如此堅定執着地倡導社會價值?他是如何将保險企業的實踐與社會企業理念相結合的?《中國保險報》副總編杜亮就此話題與他進行了深入對話交流。

1568685666(1).png

華泰保險集團董事長兼CEO王梓木

社會企業的潮流湧動,

需要人們的廣泛認知

01

杜亮:您為何如此關注社會企業?

王梓木:我最早關注社會企業,源于加入一個企業家組織,叫全球社會企業家生态聯盟。2017年,在全球社會企業家生态聯盟舉辦的第三次論壇上,主辦方邀請我就社會企業進行發言。在與企業家的互動過程中,我發現大家現在越來越強調社會價值,這已經成為他們内心的呼聲,并且積極地将之付出實踐。這股潮流深深地感染着我。

現代社會的企業發展,已經不是簡單地着眼于經濟利益的獲得,而是推動社會進步所需的一切價值創造。正如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先生在2015年第一屆全球社會企業家生态論壇上曾提出的,“商業不可能在一個失敗的社會中取得成功。也就是說,要用長遠的眼光看待商業的發展和股東的利益,從而得到長遠、可持續性的發展方案。這需要各企業主動思考周圍的社會利益。”

02

杜亮:作為一名社會企業的積極倡導者,您如何理解社會企業的定義?

王梓木:社會企業的概念有廣義和狹義之分。狹義上說,社會企業是以财務上可持續的方式追求某種社會目标的企業。廣義上說,社會企業有幾個主要特征,第一是以滿足人們的共同利益為出發點。第二,企業在發展進程中主動追求企業社會價值的最大化,而不僅僅是以商業價值為目的。第三就是企業利用商業的方法和規則以及市場的力量來推進社會、環境和人類的共同進步。

社會企業在中國還是一個新鮮事物,社會企業家的概念也是在近幾年才被少部分人所了解,不管從理論、法律還是實踐上來看,我國都處于起步階段。我認為,社會企業的湧現是生産力和生産關系發展到今天的必然結果。正如安南所說的,“企業利益和社會利益相結合才能實現雙赢,這需要企業界的全心投入和共同努力。”

03

杜亮:您曾指出,社會企業的根本特征是追求企業社會價值的最大化,那麼,如何理解企業社會價值?

王梓木:在我看來,社會價值主張應當具有三大特點:一是關注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的命運共同體。二是探索以新視角、新路徑、新産品實現公平與效率同步提升,企業的社會價值與創新發展緊密相連。三是企業的社會價值應優先體現在其主業上,而不僅僅是做了多少好事或公益活動,即社會價值包括但不限于企業的公益活動和社會責任。

社會價值和商業價值共生

杜亮:一些企業認為,在白熱化的市場競争中,我的生存都是個問題,談創造社會價值太虛了,您對此怎麼看?

王梓木:在我看來,企業置身于現代商業社會,企業家有三個責任:創利、創新、創造社會價值。這三個責任是層層遞進并融合在一起的。創利,也就是商業價值,是最基礎的;創新,既可以帶來商業價值,也可以帶來社會價值;創造社會價值則具有更加廣泛的目标,是更高級的追求。

企業在不同的階段會有不同的想法,當經營困難之時,談社會責任和社會價值,确實很不容易。但是,如想使企業獲得成功,在起步的階段就要把社會價值放到首位,讓使命融入初心,一門心思隻想着掙錢的企業通常活不久,長不大。

對于保險公司也是如此,過去可能更多地考慮一些商業機會,但是當商業競争進入到白熱化的局面,上升到社會價值層面看問題,就可能會發現新的機會和生長空間,通過創新破局而出。“藍海”往往出現于企業的社會價值當中。而且,在創造社會價值的同時,也是在為自己創造良好的口碑,帶來良好的發展環境,讓人們更信任你的品牌,更願意購買你的保險産品。

正如華泰5000多家專屬代理人門店,不僅僅是銷售的終端,也是服務的始端。代理人不僅為周邊的社區居民提供保險方面的服務,還提供許多相關的服務,從而和客戶建立起良好的信任關系,基于信任的營銷事半功倍。再如華泰“小小鉛筆”愛心公益活動,它緻力于補充落後地區的教育資源,幫扶貧困學生健康成長。這項活動開展5年來,我已跟随我們的支教團隊和合作夥伴走過全國34所偏遠學校,用實際行動助力公益,華泰的社會影響力也日益擴大。

追求社會價值

是新時代企業家精神的特征

杜亮:您曾多次撰文指出“追求社會價值應當成為新時代企業家精神的核心理念,這也是社會企業家與傳統商業企業家的區别所在。”為什麼這麼說?

王梓木:從企業的成長曆史來看,商業價值和社會價值始終存在,好的商業企業必定也是推動社會進步的企業。企業不能沒有商業價值,否則就沒法生存,但是在追求商業價值的基礎上向社會價值轉變,我認為是企業家精神的進步,也是企業内涵的一個升華。

新時代的企業家應将承擔社會責任,推動社會進步放在首位,并且不斷地賦予社會責任以廣泛和新鮮的内容。新時代的企業家應該成為社會企業家,我認為這是他們最應該做的事。而且,這也是企業家們的精神歸宿。

保險企業的公益性和公衆性

使其天生具有社會企業的禀賦

杜亮:您認為保險企業是社會企業嗎?

王梓木:我認為保險企業具有天然的社會企業禀賦,表現在它的公益性和公衆性兩個方面。首先,保險企業銷售的是一種或然性産品,賣了保險後,風險可能發生,也可能不發生,可能需要賠償,也可能不需要賠償。所謂“一人為大家,大家為一人”,正是保險業的價值理念。

做保險就是為了讓人們在風險來臨時,仍然保證有質量、有尊嚴的生活。能實現人們相互利益的互補,起到平衡社會發展的功能。由于它照顧了大多數人的利益,所以具有天然的公益性。我們華泰保險公司就始終倡導“保險與公益相通,關愛與責任并舉”。

其次,保險公司是天然的公衆公司。保民和股民有一些相似之處,保民買了保險公司的産品,就成為了保險資産持有者,保險公司對保民形成負債;而且,我們的保險産品的持有者又是衆多的,數量甚至超過股民。從資産持有人的廣泛性和數量上來看,保險公司和上市公司的區别并不太大。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它是天然的公衆公司。

作為社會企業,保險公司應該服務于社會大衆。事實證明,凡是想要違反規律,企圖掙大錢、掙快錢的保險企業往往就會出大事。保險應該在滿足人們追求美好生活的過程中,為社會的平衡發展和充分發展做出更大貢獻,這是我們這一代保險人的社會責任和共同使命。正如我們華泰保險的使命就是“使人們的生活品質不被風險所改變”。

保險企業更适合影響力投資

杜亮:保險企業的社會價值應該體現在哪方面?

王梓木:我一直強調企業的社會價值應該體現在其主業上。保險企業具有長期生存,長期發展,穩健經營的特性,隻有将自己的主業做好,實現長期穩健發展,才能不辜負社會的信任與托付,真正滿足人們的保障需求,創造更多的社會價值。

保險一定要姓“保”,一定要守住風險保障的基本功能。今天,我們不僅僅要做事後的風險補償,還要幫助客戶做事前的健康管理和事中的醫療服務,這些都是保險社會價值的體現。未來,成功的保險營銷員要成為客戶的醫療健康顧問。他們提供的不僅僅是保險産品,更是對于人們健康的關心和維護。讓客戶能夠實時監測自身健康,保持良好的生活方式,及早發現問題,及時治療,得到應有的關心與照顧。從這個角度看,保險的社會價值已經從風險補償延伸到健康管理和醫療服務。

此外,保險企業也更适合影響力投資。在海外,有一類投資被稱為社會影響力投資,它是以社會責任為宗旨,同時也是基于長遠價值的投資,适合成為保險公司的股東。與此同時,由于保險資金運用的長期性,低風險特點,保險資金也适合于影響力投資。

來源:中國保險報


調查問卷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