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對市場化養老,扶持力度進一步加大
标簽:
資訊  
中央對市場化養老,扶持力度進一步加大
提要
為了擴大養老服務的基本供給,我國支持養老市場化發展的政策不斷向前推進。9月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民政部、國家衛生健康委聯合印發《普惠養老城企聯動專項行動實施方案(2019年修訂版)》,提出圍繞“政府支持、社會運營、合理定價”,按約定承擔公益,深入開展城企合作。

為了擴大養老服務的基本供給,我國支持養老市場化發展的政策不斷向前推進。

9月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民政部、國家衛生健康委聯合印發《普惠養老城企聯動專項行動實施方案(2019年修訂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修訂版》),提出圍繞“政府支持、社會運營、合理定價”,按約定承擔公益,深入開展城企合作。

據了解,今年2月,上述方案的試行版已提前印發。與此同時,三部委還選取了7個城市作為 “城企聯動普惠養老專項行動”的首批試點城市。截至6月底,全國已經有64個城市加入城企聯動普惠養老專項行動。

發改委相關人士16日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待項目批量投入使用并穩定運行一段時間後,将總結成果并适時發布。

值得注意的是,“試行版”僅實施了7個月的時間,普惠養老城企聯動專項行動實施方案即宣布 “轉正”,并删去了“4年有效期”,成為一項長期方案。

“這說明政策的推進速度正在加快。” 中國健康養老産業聯盟秘書長、中建聯盟(北京)養老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蔣洪衛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自2016年國務院91号文明确提出“養老服務業是朝陽産業”後,從市場角度出發的養老政策較少,《實施方案修訂版》可以說是首部系統性支持養老市場化發展的政策。

市場化養老不斷推進

普惠養老服務是在基本養老服務以外,面向廣大老年人、靠市場供給、由政策支持的一種合理定價、經濟實惠的養老服務。

在我國加速進入老齡化社會的背景下,普惠養老的重要性不斷凸顯。據了解,今年2月,三部委聯合啟動了“城企聯動普惠養老專項行動”,并選取南昌、鄭州、武漢、成都、秦皇島、許昌、宜興等7個城市作為首批試點城市,分别與中國健康養老集團等養老企業進行現場簽約,開展普惠養老城企聯動的探索。

緊接着4月和5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社會司分别在武漢和成都召開兩場城企聯動普惠養老經驗交流會。

試點工作已取得了一定成效。公開資料顯示,截至今年6月13日,武漢市已經先後引入中國康養集團、上海愛照護、安康通等50餘家社會企業和組織承接運營社區老年人服務中心,社會化運營率達到64%。

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中央預算内投資支持的内容由“社區、醫養”兩類擴容到“社區、醫養、學習、旅居”四類。後兩類包括支持内含老年大學等學習場所的養老服務機構建設;以及支持普惠旅居養老服務機構建設,結合各地區資源禀賦狀況,形成季節性地方推介目錄,加強跨區域對接聯動,打造全國普惠旅居養老市場。

遠洋·椿萱茂(武漢高雄路)老年公寓總經理汪萍表示,這也符合當下養老服務的發展趨勢,除了“普惠”“兜底”,人們也需要高質量的養老服務。

“當前國家對養老服務業提供了非常大力度的支持。但是我們也需要清醒地認識到,養老服務業在我國的發展僅僅三五年的時間,而從歐美經驗來看,他們的養老服務業發展經曆了至少30年的時間。所以無論是養老觀念的改變,還是養老服務業的培養,對于國家和企業來說,都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汪萍進一步指出。

扶持力度進一步加大

中央預算支持是普惠養老、城企聯動的政策重點。蔣洪衛表示:“與試行方案相比,此次發布文件最鮮明的特點就是中央預算内投資對普惠養老的支出力度進一步加大。”

根據試行版方案,中央預算将為養老項目提供适當補助,包括“按每張養老床位2萬元的标準測算補助金額”。而《實施方案修訂版》則提出,中央預算内投資提供“差别化補助”,包括“按每張養老床位2萬元的标準支持居家社區型和醫養結合型機構建設,1萬元的标準支持學習型和旅居型機構建設。項目同時符合多種支持類型的,按照最高标準進行補助”。

資料顯示,今年5月,國家發改委已經在全國遴選119個項目,總計下達專項資金14億元,用于支持養老服務骨幹網、專業化養老服務機構、體系化養老服務。

“自專項行動啟動以來,每張養老床位提供2萬元的中央預算補助,這部分的中央預算支持對企業的幫助非常大。此外,在專項行動指導下,政府也會幫助養老企業協調貸款。”成都市萬瑞養老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梁朝軍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對于開展養老服務的企業來說,資金是最大的難題。”

汪萍也持此種觀點:“盈利是最大的難題。雖然養老服務業前景非常廣闊。但是能真正做到盈利,并能夠持續發展的企業并不多。”

這背後的原因較為複雜。蔣洪衛分析:“首先大家對養老産業發展的認識不足,很多人都認為養老院就是養老産業。但實際上養老産業應該包括為60歲以上人群服務的整個産業體系,比如說文化旅遊、老齡用品、康複輔具、适老化、人才培訓,甚至養老地産等都是養老産業的範圍。”

“其次,養老産業的盈利模式、商業模式尚未建立。作為産業發展,盈利是前提,隻有盈利才能長期發展。養老産業絕不能走房地産開發模式,但合理的、足以支持産業發展的基礎利潤應該保障。再次,養老支付體系建設滞後。目前,制約養老産業發展的重要原因是支付能力和支付意願不足,沒有購買力,産業就發展不起來。”蔣洪衛還表示。

來源:時代周報

調查問卷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