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根公益,用商業力量助推慈善發展
标簽:
觀察  
紮根公益,用商業力量助推慈善發展
提要
房濤已成為市慈善會執行副會長兼秘書長,兩次獲評“中國公益百人”,在推動企業冠名基金、企業戰略慈善、支持第三部門成長和志願服務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楊欽煥也紮根公益創投領域,曾成為中國最年輕的公益基金會秘書長。兩人在公益路上的探索,都未曾停下腳步。

短發、雲紋上衣、黑褲子、尖頭高跟鞋,初見房濤的第一印象是幹練。她日程表上的時間精确到分鐘,提前兩周就排得滿滿當當,對此她習以為常。

2007年深圳市慈善會(下稱“市慈善會”)決定在社會上遴選一個秘書長,在商界打拼多年的房濤因此進入慈善領域。跨界經曆讓房濤能站在多角度看待問題,“政府是第一部門,企業是第二部門,社會組織是第三部門,了解不同的訴求和話語體系,發現自我社會價值”。

房濤的認真也影響着身邊的人,其中包括深圳市社會公益基金會秘書長楊欽煥。“她對慈善事業發展前沿有着最敏銳的捕捉,知道未來的方向和目标。”2010年進入市慈善會的楊欽煥曾與房濤共事,将房濤視為自己的老師。

如今,房濤已成為市慈善會執行副會長兼秘書長,兩次獲評“中國公益百人”,在推動企業冠名基金、企業戰略慈善、支持第三部門成長和志願服務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楊欽煥也紮根公益創投領域,曾成為中國最年輕的公益基金會秘書長。兩人在公益路上的探索,都未曾停下腳步。

9月20日,第七屆中國公益慈善項目交流展示會在深圳開幕,本期《深圳故事》将講述這兩名資深慈善公益人的故事。

2008年,深圳人的慈善啟蒙年

房濤認為2008年是深圳的公益元年,市慈善會當年為汶川赈災捐贈額超過10.75億元,位列全國城市慈善會系統捐贈第一名,獲得政府最高規格的獎項——中華慈善獎。

但當時很少有人将慈善和商業聯系起來,“那時候外界感覺扶貧濟困、抗震救災就是慈善的全部”。

在這種背景下,房濤創造性地提出“大慈善”概念,将教育、醫療、衛生健康、環保、養老、殘障等均納入慈善範疇,提倡将經濟領域優秀成果和商業效率引入社會服務。她積極推動企業冠名基金,希望以此作為企業戰略慈善的載體,并将慈善上溯至企業社會責任的啟蒙和培育。

“我當時受到很多質疑,有很多不同的聲音,覺得這個到底是不是在幹慈善,甚至認為是在幫企業做嫁衣。因為他們覺得,企業賺了大錢就應該捐,憑什麼還要考慮它的戰略一緻性,還要考慮慈善左手支持社會進步,右手支持企業可持續發展。”房濤回憶起當時的情況。

但她依舊堅持自己的觀點,并一直推動至今。目前,市慈善會發展成立了冠名基金295個,2018年度冠名基金年度捐贈收入額2.35億元。這個做法領先了《慈善法》出台8年。《慈善法》中提到,慈善募捐包括面向社會公衆的公開募捐和面向特定對象的定向募捐。同時慈善組織應當合理設計慈善項目,優化實施流程,降低運行成本,提高慈善财産使用效益。這與房濤推行冠名基金,尊重捐贈人意願并專款專用的想法非常接近。

2008年對于楊欽煥來說也是個難忘的年份。當時他結束了在甯夏回族自治區兩年的志願服務生涯,成為深圳東湖中學的一名駐校社工。那一年,他看到“5·12”汶川地震激起民衆的捐贈熱情,奧運會的舉辦則在全國掀起志願服務的浪潮。“很多人有了第一次捐贈體驗和第一次志願服務,就是出錢和出力兩種。更重要的是,海量民間公益組織也由此興起。”楊欽煥認為,這與政府放寬公益組織登記門檻、公衆認知發生改變、政府資金注入有關。當時的深圳,政府已開始向公益組織購買服務,“這是非常新潮的做法”。

民間公益組織大量出現,催生一個重要的社會需求:組織創辦之初,資源能力不足,需要得到支持,但不知道從哪裡尋求幫助。公益創投則提供了讓所有人平等參與社會創新的機會。“2008年也是深圳公益創投發展的重要源頭,2009年深圳和上海率先提出公益創投的概念,就是借鑒商業領域的創投,在公益組織創業階段和公益項目成長階段,提供能力建設和資金支持。”楊欽煥說。

2011年,楊欽煥借調到深圳市民政局,參與特區慈善條例的制定,“當時征求意見不少于5輪,我們把國内外慈善立法捋了一遍,現在那80多稿還存在我電腦裡”。雖然這個慈善條例最終沒有正式出台,但後來全國人大啟動的《慈善法》立法吸納了其中一部分内容,特别是關于慈善信托的部分,“這是深圳為全國作出的探索和貢獻”。

用商業力量助推慈善發展

借助商業力量推動慈善發展,戰略慈善和冠名基金并非房濤唯一的嘗試。2012年開始,市慈善會和中國建設銀行合作,設計了針對社會組織免抵押、免擔保的低息貸款。“這個到目前在全國都是唯一的,也是一種很有意義的金融創新。”房濤說。

在公益金融方面,市慈善會還做了一些有趣的嘗試,“我們和建設銀行合作的慈善理财産品已經推出了10期,用戶購買理财産品後,将把部分收益用于慈善捐助”。對于這類産品,房濤比較有信心,因為它可以讓用戶在享受收益的同時貢獻一份愛心,鼓勵更多人參與到慈善中,公益金融産品系統性、規模效應初顯。

房濤認為深圳作為“慈善之都”,應該追求更高效的慈善。她建議有關部門逐步明确慈善組織享有的稅收優惠舉措,提高落實的便捷性和開放性,讓覆蓋面不再局限于慈善捐贈,拓展到慈善收入、消費扶貧、慈善信托、收益資産等方面。

如果說慈善理财産品用金融手段降低了慈善的門檻,公益創投則為很多項目插上了騰飛的翅膀。公益創投大賽的重心在不斷變化,項目、傳播、能力建設……楊欽煥認為大賽定位并不清晰,而商業領域劃分得很精準。“天使輪、A輪、IPO沖刺投資,已經形成很好的生态鍊條,公益創投領域一直沒有分工,比較混沌,有很多重複工作。”

2019年,楊欽煥在中國公益慈善項目大賽首次提出“社創闆”理念和标準,對标“科創闆”在科技創新的作用。“社創版”類似IPO沖刺階段,對年度最具發展潛力的公益新銳項目給予專業權威的驗證,提供資金支持和能力建設,助力這些項目高速成長。

談到成功案例,楊欽煥有些興奮,直接拿起手邊的礦泉水瓶開始比畫,“喜憨兒洗車項目是大齡特殊人群就業的典型,路演時就打動了我。這個項目擁有自我生存能力,可形成商業閉環。他們承諾在洗車價格、時間、幹淨程度都向市場平均水平看齊”。面對特殊人群的就業難題,喜憨兒洗車項目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解決思路。

“是光——大山的孩子會寫詩”項目則希望幫助偏遠地區的兒童接受詩歌教育,增強他們的文學素養和情感表達。項目在2018年獲得中國公益慈善項目大賽金獎後迅速成長,“由當時4人的大學生團隊發展成目前17人的專職團隊”,楊欽煥說。

對于“社創闆”的未來,房濤也持樂觀态度。“在公益闆塊,‘社創闆’對影響力投資、社會企業的孵化和成長、慈善公益領域人才更廣泛的吸納、公衆對公益與商業關系的認知、慈善組織效率,慈善項目的培育、孵化和規範發展都有一定影響。”

建議建立慈善人才成長與激勵機制

深圳是全國人才的聚集地,但慈善人才仍存在瓶頸。房濤認為慈善從業人員薪酬低、缺乏職業發展路徑、人才流失等問題,嚴重阻礙了慈善事業的發展。“目前慈善行業在能力培養、組織管理等方面還有提升空間。和企業相比,員工的思維疊代速度沒那麼快。”她建議深圳出台慈善公益事業發展的人才培養政策,建立人才成長與激勵機制,以人才的持續發展帶動慈善事業發展。

雖然市慈善會已成為深圳捐贈的主渠道,房濤仍時常感受到壓力,“有一種時不我待、如履薄冰的感覺”,因為熱愛這份事業,所以特别在意機構的成長,有時這種情緒會傳遞給員工,讓他們也倍感壓力。房濤坦言當壓力大于激勵的時候,會影響機構的組織能力建設。“員工内驅力,是慈善組織最寶貴的競争力。”

提起人才問題,楊欽煥也非常重視。“‘公益可以是職業’這個概念還沒有被大衆完全接受和認知。如果隻依靠業餘人員,效率極低。有了職業體系支撐,才能将最高的效率應用于這個社會。”楊欽煥介紹,“簡單來說,專業組織可以幫助捐贈人把錢和資源用好,再從捐贈的錢中收取一定管理費。有些人對捐贈的理解還停留在個人獻愛心層面,沒有上升到解決社會問題的層面。把錢花好是有成本的,這就需要一個公衆教育的過程”。

對于“公益職業經理人”,楊欽煥說,“有些人價值高,理應獲得更高的報酬。但是國内缺乏大型的慈善組織,公益行業的職業天花闆較低,沒有形成健康的職業晉升體系,導緻公益人才的發展空間不夠開闊、很難自由流動,經常被吸引流向别的行業”。

他認為在量化公益人才的價值方面,項目管理和籌款領域值得嘗試。它們在國外已有相應的職業資格體系,今後他想推動籌款員和項目管理員在國内的發展。楊欽煥建議,“未來慈善組織可以适度集中、規模化,培養更多頭部機構”。

幸運兒是楊欽煥給自己的标簽,他表示,“做公益13年,我沒有遺憾,每走一步都獲得很好的發展台階或者機遇”。但這種幸運并非憑空得來,楊欽煥在完成基礎工作以後,總是進一步嘗試和挑戰。雖然可能有風險,但他把這種精神當成自己的座右銘,不斷踐行。

來源:南方日報


調查問卷 置頂